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
TOP

河南嵩山历史建筑群申遗成功 部分景点免费一月
2010-08-09 15:42:35 来源:京华时报 作者: 【 】 浏览:3063次 评论:0

001.jpg

申遗成功后,刘晓东带着家人到自己小时候常来的郭守敬观星台下游玩。 

  如果每个景区头上都有一顶皇冠,那“世界自然文化遗产”无疑是皇冠上最璀璨的一颗宝石。

  8月1日,文物资源“富可敌省”的县级市登封,经过多年的不懈争取,终以“‘天地之中’历史建筑群”名列世界文化遗产名录,摘取了这颗宝石。

  68万人口的中原小城登封,之前做了什么?之后还会有哪些期盼?

  迟到的桂冠

  8月1日早晨6点多,透过店门玻璃,刘晓东看到“那些人”又来了。

  每天早6点至晚10点,31岁的刘晓东都会守在自己的老北京布鞋店内等待生意上门。他的鞋店坐落在河南登封市告成镇,距周公测景台、郭守敬观星台大约300米。

  “那些人”是河南登封市告成镇的工作人员。他们手里拿着气球、鞭炮、锣鼓,这是这个中原小镇每逢喜庆大事时的传统庆祝方式。若申遗成功,他们将在观星台门前的广场上举行一个热闹的庆祝仪式。

  前一天的这一时刻,他们也来了,但后来又静悄悄地走了。刘晓东说,他当时心里一沉,难道今年又没申报成功?

  2009年6月,登封申报世界文化遗产,但意外被暂缓。这创下了中国申遗历史上第一次没有申遗成功的纪录。之前的15年内,中国每年申报成功2项世界遗产。

  登封城内,登封市地方志办公室主任吕宏军也在焦急地等待。他负责撰写申遗文本的文化背景部分。去年的意外,有媒体给出的解释是,“天地之中”的概念外国人难以理解,这令他承受了更多的压力。

  世界自然文化遗产评审大会今年在巴西举行,与小城登封有几个小时的时差。吕宏军最早获得的信息是:嵩山项目预计将在7月31日凌晨1点多表决。此后,因为程序问题,嵩山的表决被推迟至8月1日凌晨1点左右——这令告成镇的庆祝人员扑了个空,也令刘晓东虚惊一场。

  8月1日凌晨2点多,守在央视新闻频道前没有等到消息的吕宏军睡下。他把闹钟定在5点,但4点多就醒了,却还是没有看到相关消息。情急之下,吕宏军给正在巴西参会的同事发了一个短信。对方回信后,他稍稍宽心——嵩山的项目排在第14个,前面项目稍有延时,所以嵩山项目再次推迟半天。

  早晨7点左右,守在电视机前的吕宏军跳了起来,踢翻了面前的茶杯,也吵醒了还在睡觉的老婆孩子——他终于看到了“申遗成功”这几个字。

  早晨9点多,好消息终于传递到了观星台前的广场上。鞭炮、锣鼓响了起来,气球升了起来。关了店门,刘晓东带着自己9岁的闺女看起了“比过年还热闹”的表演。

  晚上,漫天的烟花在这座中原小城绽放。40多岁的吕宏军刻意离开家人,一个人站在喜庆的人群中,仰头看烟火。他后来说,当时不是看烟火,只是想找一个地方,“悄悄地流一次泪”。

  从50米到330米

  刘晓东出生在观星台南门外200米处的一个小院子里,在离观星台更近的告成镇小学上过学。2000年,21岁的他在这里娶了邻村的姑娘张晓丽。随后,他的女儿出生在了这里,后来同样也在告成镇小学读书。

  2007年9月,刘晓东一家6口从观星台前的小院子里迁出——两个月前,登封市正式启动了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工作,作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观星台周边环境治理工程的一部分,告成镇告成村300多户共1000多人陆续从自己的祖居内迁出。

  世界遗产委员会要求,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文物,不仅要保护好文物本体,同时还要采取措施治理好与其相关的背景环境。这与中国的国情差距较大:受人口增长、早期无城乡规划的客观影响,登封市的很多历史文物,已被民居和工厂淹没。

  对古城登封而言,这是一个无比艰难的任务。

  吕宏军参与制定了申遗文本。在申遗文本里,为确保申遗成功,登封市的治理范围从最初的50米,逐渐扩大到了100米、150米,最后到了中岳庙两侧的各330米。

  在一次访谈中,登封市主要领导特别指出,嵩山申遗的环境整治,除69处是公共单位之外,剩下的都是群众住房。申遗离不开社会各界的支持,更离不开这1349户因环境整治而必须搬走的居民的理解和支持,他们是这个城市为申遗做出牺牲最大的一个群体。

  拆迁难度最大的当属中岳庙一带。当地一些离退休的老干部职工,自发组织了200多人的申遗宣传队进行动员。最终,这个被村庄包围多年的五岳中最大的道观恢复了昔日的神采。

  在观星台,告成镇小学也需要另迁他处,原址被调整为绿地。刘晓东女儿当时刚上小学一年级。学校迁到一公里外的新址时,她需穿过三个公路十字路口才能到达学校。担心孩子的安全,刘晓东只好用摩托车接送,一天6趟。

  登封市民和政府的共同努力,没有白费。

  8月1日这一天,登封申遗材料的讲解用了大约10多分钟。大幅照片一幅幅地放过后,大会主席请世界遗产委员会的委员对此发表意见。会场内一片寂静。半分钟之后,爱沙尼亚代表开口:“爱沙尼亚完全赞同将此列为世界遗产目录。”全场随即响起了掌声。

  出发前,登封市申遗代表团特别准备的30多个问题,一个也没用上。

  千年文物之乡

  登封之名,为登山封岳之意。在登封,这样的名称随处可见。观星台所在的告成镇,告成二字,意为大功告成之意。

  登封的历史,可追溯至尧舜禹时代。丰厚的历史积淀,让这里随便拿出一件文物都响当当。登封人最喜欢举的一个例子是:1961年,国务院公布首批180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,文物大省河南独享13个名额,而登封占有5席。与其他一些省份相比,登封“富可敌省”!

  其中,太室阙、少室阙、启母阙三座汉阙的序号分别为前1、2、3号。阙,是一种安置在宫观、城池、陵墓前,代表大门的一种标志性建筑,唐以后已不再修建。这是中国最早的三座庙阙,同时也是中国大地上现存年代最早的古建筑。

  建筑界有一个趣闻:一位建筑大家在河南博爱一处关帝庙考察。快到时,远处扫了一眼建筑样式,他非常肯定地说这至少是元以前的建筑。到了庙前,前面立着一个大石碑:民国5年造。

  这个用来教育新学者要治学严谨的趣闻同时也说明,河南是个古建筑大省,官式建筑手法与河南的民间手法有很多区别,并在这里互相交融,大放异彩。

  吕宏军的父亲早年曾做过一段时间文物保护工作。小时候,吕宏军曾经跟随着父亲在山间的古建筑群里游玩。第一次从父亲嘴里获悉,登封最早的砖木建筑嵩岳寺塔距今已有1400多年时,他用自己的小指头数了半天。

  中国建筑大多采用砖木结构,一般的寿命也就在100多年,但登封这块土地上奇迹般地留下了从汉至今2000多年来的各类建筑。

  为了书写地方志,吕宏军收集资料时发现,在大规模毁坏古建筑方面,人比地震更厉害。近现代最为知名的两次登封古建筑蒙难事件为:1928年,为了报复少林寺和尚帮助对手,石友三放火将少林寺烧毁;1966年,少室阙的西阙被破四旧红卫兵推倒,并直接惊动了周总理。

  好在,登封历史上也从不缺乏保护文物的故事。文革时期,破四旧的红卫兵拉了一卡车炸药去炸有千年历史的嵩岳寺塔。登封市第一个文物专干宫熙劝阻不成,偷偷地向附近的村民求助。村民上前交涉,理由一是当时住在嵩岳寺塔的农民为贫下中农,不能让他们没房子住;二是炸飞的东西砸坏附近村民房屋怎么办。这个理由说服了红卫兵,但是他们转奔附近的老母洞,将其炸为一地碎片。

  还有一些故事亦真亦幻:一群红卫兵拉倒了中岳庙主神。此后,其中一个姓张的红卫兵拉着中岳庙主神的头颅走了几公里,批四旧。一年后,张悄悄死在县委大院的水井内,尸体浸泡多日后被人发现——众人感慨,中岳神很灵,不仅让他死了,还让他死后留下“祸害人”的恶名。

 

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菲律宾一艘载有17名船员货轮遇险..

图片主题

推荐文章

广告位